“出口成脏”,是我同桌的特质。自从他得知是我告诉老师小洪打了小魏,而害他这个帮凶也被罚了300字检讨后,他便每天都找我的茬儿,恨不得24小时一直瞪着我。

他对我的这种态度,我当然受不了。我在小学的时候,可是有着“魔方大师”“读书达人”之类称号的,从没有见过有人对我这样不友好。我每天都气得想打人,可谁知没打他,他倒叫人说要告老师,让我等着300字检讨之类的。不过他终究没有告老师就对了。

我把所有这一切都告诉了我的好朋友和父母。好朋友使的招不管用,而爸爸妈妈只叫我不理他们,把他们当空气,他们觉得没劲,也就不说了。我听着倒挺美,想着以后课堂上的清静,还挺开心的。但到了课堂上,就不一样了。同桌想骂我脏话,还是骂得起劲——光我一个人对他爱搭不理的没有用,他身后还有一群女生和一群男生一听他讲话就笑嘻嘻的,笑个没完。他骂脏话的力度也越来越大。

后来换了座位,我换到了并在一起的第二组和第三组中间。这下可就好了,左边是我的仇家小洪,右边是我的敌人小苏,我夹在中间,日子也就比先前还难挨了——他们摇我椅子,扔我纸团,推我桌子,两个人联手一起骂我脏话,一起传播我喜欢小魏的谣言,一起给我取各种恶心的外号,一起在我考试考好的时候泼脏水,说我抄答案;一起在我考试考砸的时候泼凉水,说我很垃圾;一起不让我抄写作业,一起不让我进座位,一起踩我椅子,一起在校园里面乱喊,说“要挖屎就去找张瑞涵她妈”……每回被他们欺负,我都会非常生气,直到最后气得不想上学,气得不想吃饭,气得很想先往他们俩眼睛里面喷上辣椒水,然后再跳楼自杀。是的,这我是想过的。

这就是同桌对我的报复——因为他们合伙霸凌同学,而我把这个严重事故告诉了老师,他们被罚写了检讨。

最终,我还是气得找了老师。老师很快就向我了解了情况,并且将他们俩收拾了一顿,把小洪调离了所有人,就搁在老师的眼皮子底下,并且规定谁跟小洪讲话,谁就受罚。那真是大快人心。随后我就明白了:做人有时候也要来点狠的!

小苏失去了他的左膀右臂,战斗力大减。我也就轻松点了。也因为少了这么个大敌,我总算能安安稳稳地听我的课了。而一到他给我泼凉水的时候,我也就回头瞪他一眼,有时候根本就不瞅他,假装没听见。斗到后来,他要还是一直折腾我,给我泼凉水,挡着不让我抄黑板上的作业,我就马上回嘴,也给他泼凉水:“你看你还挡我数学作业,你连数学作业是什么都不知道,还挡!”这时候他就会显出难以置信的表情来。我也就可以得到一小会儿时间,把我的数学作业抄完了。

好吧,至少现在,我是能够快快乐乐地去上学了!

点击按钮,一键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