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铃铃,丁铃铃……上课铃响了,教室里像是立了一根根竹竿似的,没有一个人敢动一下,只有老师在用那不标准的口音念着英语课文的标题。

教室后排坐满了拥有各种头衔的人物:“英语学科带头人”、“校长”、“教育局领导”、“思明区小学英语教学能手”……其中有个老女人,脸上十分严肃,身上穿着大红大绿的花夹克,脚上穿着一双至少十公分高的高跟鞋,头发盘得跟古代人一般,同学们说她是教育局领导。那领导用食指推了推快从鼻梁上滑下去的眼镜,审视着我们。我们头都不敢回一下,不敢看她一眼……

我们就这样笔直地坐着,动都不敢动。当老师让我们讨论的时候,我们还是那样笔直地坐着,头脑呀转不动,话嘛说不出。

下课铃还没响,可是那位穿高跟鞋的老领导已经用她那不很稳当的步伐,一抖一抖地走出了教室。那一刻,我们像是气球被细细的针扎了一下,倏地就漏气了。教室里一下子热闹起来了:有人开始把脚翘到同桌的椅子上;有人则把原本挺得直直的背彻底弯下来,像个老太婆;还有人警惕地盯着窗外,生怕那女人再进来……

那些警惕的人没错,那花衣赏老女人又进到了班级。有的人知道她进来了,却不面对现实;有些人反应得快,立即被请回原来的样子;有些人则确实不知道她进来了。经过好一会儿私底下口口相传,那女人进来了的消息传遍了教室,全班同学又还原到严肃认真的状态……

“下课!”

好容易盼到了这一声解放令,同学们欢呼起来:“耶,那女的终于走了!”我们这才恢复了自然状态。

点击按钮,一键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