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搜索

失去

黄思远

人生难免会失去;失去时,我们也才会懂得去珍惜,可惜这时候大概已经来不及了。

去年冬天,流感爆发,比以往几年都严重。正值期末复习,同学们相继生病、请假,不到一星期的时间,整个班级的同学有一大半请假在家,只留下十几个同学依然在听课。

时间一天天过去,只有极少数同学通过检查、回来上课,可是又有其他同学请假了。
那天,一位同学家长在微信家长群发了条信息:XX同学发烧到39度,早上走了。

我一时震惊,赶紧翻开日历看今天是不是愚人节——不是。消息确凿,家长也不会开这样的玩笑。但我依然半信半疑,宁愿相信这是骗人的。直到过了几天,大部分同学都康复了,回来上课了,唯独那个位置是空的,班主任走进教室,不再像往常那样着急地打开课本,而是说了一句“相信同学们都知道了吧”,然后转过身去埋头痛哭……我才强迫自己接受这个事实。

下课了,别的班级同学想来打听,同学们纷纷驱赶他们,差点闹出矛盾。一个小学时的同学跑来问我:“人真的走了吗?”“对啊!他奶奶……”我还未说完,耳边就响起了抽泣声,我也没忍住,无声地掉下了眼泪——他至少是我们小学六年的同班同学啊。

他从小就跟我们不太一样,他不听课,智力也有点不正常,但也有很多时候,他还是能跟正常人一样说话做事,可是还是受到同学们排挤、嫌弃。上初中了,我有幸和他分到一个班级里,虽然从不搭理他,但有时无意间看到他的笑脸,我也不禁感叹,多么纯洁的笑容啊!他不懂太多,所以才能笑得跟个小孩似的。可是现在,再向他的座位看去,空荡荡的,感觉似乎少了点什么。我开始后悔没能在之前对他好一点,哪怕不伤害他也好,可惜来不及了,连说一句抱歉的话也来不及了。

心理课上,老师从同学们口中进一步了解到了那位同学的样子,并让我们把想说的都写给他。我写完后,特意折成了他之前最爱玩的“战车”,放到袋子里,交给他的家长。这也算是对我们的这一“失去”做点弥补吧!

几周后,大家渐渐恢复了心情,从失去的伤感中走了出来,此时我们都成长了:我们懂得了珍惜当下。我心想,这个失去也并非完全失去,因为我们会记住,永远记住,他曾经带给我们的欢笑。

谈乞丐

陈奕萌

那天放学后,烈日当空,万里无云。一阵风吹来,凉爽舒适,一切都是那么美好。可是,刚踏出校门就遇见了最令我讨厌的人与事——乞丐在乞讨。

不是本人内心险恶,而是本人经历太“丰富”。回想年少时,每次见到在路边乞讨的可怜人,我都会向爸妈讨一块钱给他们,或将手中的零食递过去……真可谓充满同情心啊。

可是有一次,我跟姨妈去梵天寺拜佛,因为赶上节日,那儿十分热闹,香客来来往往,那些乞丐也捉住时机,到那儿乞讨。什么样子的乞丐都有,断了腿的,失了手臂的,甚至有孩子将病重的父母放在前头乞讨。还有一些四肢健全的乞丐,他们有手有脚,却也在苦苦求人施舍。当时幼小的我看见乞丐们那个残疾的惨状,或哀求乞讨的可怜样儿,我心里产生了阴影。

那之后两个月中,我几乎每夜都梦见他们在向我索求东西,甚至是手和脚。我还梦见自己变成了乞丐的情景。恐惧至极,我只好搬去与母亲睡觉,直到后来安全感慢慢恢复了。现在,我还是不能面对形形色色的乞丐,每次撞见都快速逃走。

对于乞丐们,我的内心其实是可怜同情的。尤其是那些为父母乞讨的孩子,我感到十分痛心。这并不是他们应该做的事情,在这个年龄,他们也该如我一样去上学,去体验学习生活。但父母是不可选择的,他们天生不幸,命运对他们实属不公。可那些有手有脚的人,为什么不去创造劳动的价值呢?他们完全可以用自己的双手去谋生。如今想打工总是可以打着工的,大不了送外卖、送快递,或者到工地当民工,到工厂当清洁工,或者去农村给那些菜农果农打零工……何苦没皮没脸地求人施舍呢?

人,是高等动物,因为人有尊严。当人落到当乞丐的地步时,本该值得同情和帮助,但是我们要记住“自助者,天助之”,一定要首先竭力自立自强,懂得劳动的尊严,才能赢得他人的尊重。

抓小鸡

陈必涛

今天,幼儿园里多了几个新鲜玩意儿——小鸡。这些小鸡刚出生没几天,毛茸茸的,叫唤声又尖又亮。它们颜色各异——两只黑色,一只白色,一只黄色。虽然被关在鸡笼里,但它们很活跃,跑起来像风一样,小眼睛中闪着好奇的光芒。

幼儿园的一个老师来喂鸡了。小鸡见到饭后,没有立刻吃,似乎怕饭里有毒,一会儿捉捉蚂蚁,一会儿梳理梳理茸毛,就是不来吃饭!终于,那只小黄鸡试吃了一口,结果所有的鸡全围上去抢它叨着的那粒米!这是一群傻小鸡,后边食物堆成山,不去理会,那只小黄鸡只是啄走一粒米,却遭到了疯抢。

我写完作业后,再去看它们——哎呀!小鸡怎么都跑出来了?原来傻小鸡变身机灵鬼,在鸡笼上找到了受损的地方,就“越狱”了。我叫上小李,一人拿一个捕鱼的网,准备抓鸡。我跃跃欲试,冲了过去。那些小鸡跑得极快,它们张开翅膀,保持平衡,还时不时地拍打翅膀滑行。我们把它们往角落赶,不料小鸡灵活地从我们的双腿之间钻了出去。在一阵手忙脚乱中,我们成功抓获了那只小黑鸡。这只跑得最慢的鸡傻傻的,还算容易到手,其他的可就难对付了。

我又想出了一个办法。这三只鸡都聚在一起,说明鸡喜欢抱团,只要我把这只小黑鸡当诱饵,那就可以抓住它们啦。于是我们开始行动,我打开了笼子,那只小黑鸡立马冲了出来。当它们要聚在一起时,我一个“飞笼”罩住它们,不过那“诱饵”反而逃过了一劫。小李抄上家伙开始了他的表演:他左冲右跑,上蹿下跳,嘴里还大喊:“小鸡别跑,看你李大爷抓住你!天降正义!”他一下就盖住了小鸡,反手一捞,打了一下小鸡,并将它送上天空。我劝阻道:“小李,住手,它会死的!”他不听,结果,小鸡重重地摔在了地上,刚要站起来,又被小李拍在了地上——这下子,小鸡不动了……它死了。原本炎热的天气似乎变冷了,我打了个哆嗦,悲伤地走开了,留下了一具小鸡的尸体。

今天抓鸡虽然抓得挺高兴的,但我还在为死了的那只小鸡自责、流泪。

黑鬼

叶宇旸

张育维是我们班肤色最黑的人。下午放学时,天黑下来了,我们竟看不到他,于是就把他叫做“黑鬼”。

黑鬼总是很调皮,你看,他又开始搞恶作剧了。在这个寒风刺骨的上午,同学们冻得发抖,而他却乐得发抖。我猜到了,某个同学的椅子又要不见踪影了,可能在书柜下或墙脚下,等到那同学找不着椅子的时候,他却在那儿朝天大笑。瞧他这么调皮,他的“人生阅历”自然比我们丰富些,因为他没少和班主任一起“喝茶”。

昨天,黑鬼有着别样风采。他穿了件粉卫衣,带了颗大粉的篮球,在阳光下格外显眼。我们都清楚,球场是他的主场,他将要成为一个会发光的黑鬼,这时太阳也没他身上的粉光耀眼。他以各种花式技巧大显身手,不仅炫耀球技,还炫耀他自已。到了下午,室外很冷。上课后,窗门紧闭,室内闷得发火。黑鬼只穿着卫衣和校服,居然热得面红耳赤,大汗透衣。这个独一无二的黑鬼!

不过,一参加月考,他立刻遭遇了人生的大起大落。为什么?因为他忘了复习,只好临时抱佛脚。可能他认真得太过了,以至于专注得两眼发红。第一场考试结束后,他与读书好的同学对答案。只见他拍了拍胸脯,似乎认为自己能考上高分,可紧接着他又一声惨叫,因为他马里马虎的,写错、写反、忘写的情形很多。唉,他瞬间从高潮一直落向低谷。尽管如此,他还是给自己鼓了鼓劲儿,笑道:“不管怎样,这次稳了!”

今天呢,黑鬼安静了许多。原来,是考差了被骂得自闭了呀。他似乎下定了决心要认真上课。我们都惊讶地发现,他听讲出奇地专心,真真坐如钟,后背挺拔,但仔细一看,他面前的笔记本像新的一样——原来,他只是傻傻地听着课。不过,黑鬼其实不想被“黑”,他也希望自己能够“洗白”。为了下午的小测,他努力复习,最终上了90分。

我们班的黑鬼,就是这样一个充满色彩的人。

成长需要契机。我们无时无刻不在生活,却未必能够体会到成长的喜悦。那一天,我深刻地体会到了什么叫做“成长”。

起因是,前几天家里手机摔坏了,妈妈准备买一部新手机。当时,我还认为自己有一部能玩的手机就够了,还觉得自己并不会贪婪。

然而,我错了。

手机刚买回来时,我并没有说什么“我也想要” 之类的话,而是看了一眼就将新手机扔一边而已,直至妈妈将它收起来以后,我才发现生活中好似少了什么东西似的,心里变得空虚了。这还没什么,直到我因寻找东西将它找到时,我突然感到很敏感——那是一种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的感受,我忽然产生了一个念头——将它占为己有。

然而,这个念头很快被我打消了,因为怕妈妈骂我。可我还是无法完全排斥它,只是极力去抵制它,不让自己再去碰到那部手机。

第二天中午,我坚持不住了,就将手机偷来并将它藏在了书包里,但又在这一刻我的手像触了电一样,立刻缩了回来。

我心中暗想,为什么我会出尔反尔?我不是不想碰这手机了吗?为什么现在又拿来了?不行,我得还回去!就在这一刻,我把自己给惊呆了——我竟然真的将手机放了回去。

这一刻,我感到非常骄傲——我成长了!我终于可以自我克制了!

自从这一次起,我发现自己对手机有了抵抗力,不再一直沉迷于它了。这时我感到我变了,我学会抵抗诱惑了。

回想那一刻,我体会到了成长的快乐,我心里多么自豪啊!从小,妈妈就呕心沥血地培养我的自制力,可我到现在才学会,这果实也结得晚了点,所以我感受尤其深刻。

不过,这对妈妈来说简直是天方夜谭!她都把我的这一成长看作奇迹了。成长,是一件多么了不起的事啊!​

第1页 共85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