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所罗门就这样一直在脑中不停地自我辩论,人生的意义在哪里?人生值得活吗?我们应该怎样善用人生?我想这大概是所有人类最重要的一个问题,因为毕竟我们都只有一个人生,只能够活一次,但很多人想都不想这个问题,只是吃饭、还有工作,过一天算一天,像这样虚度人生实在是可悲。勉强过一天算一天,很多人就像这样,只关心怎么活下去,问题是如果人生不值得活,为什么要活下去呢? 

我们先来看反方的论点,我有没有虚度人生,这一生到底有什么意义?他一开始就说:虚空的虚空,虚空的虚空,凡事都是虚空。可惜英文翻译得并不好,把虚空译作vanity,因为这个字今天已经变成虚荣的意思,大多数的汽车在遮阳板上都装有化妆镜,你应该注意到放在哪一边吧,这是为了要满足虚荣的镜子。今天vanity这个字的意思已经变成了骄傲、虚荣,但它原本的意思是空虚,是指去做一件徒劳无功的事、白做了。我想最接近这个意思的英文字应该是pointless(没有意义),这个人已经走到人生的尽头,却大叹没有意义,没有意义,凡事都没有意义。 

各位,这是一个很悲哀的结论,另外一个现代译本译作没有用、没有用、完全没有用。所罗门曾经处在上位,想要什么就有什么,想做什么,都能随心所欲,他原本是王,所以他有权利随心所欲;他也非常有钱,金银财宝无数,只要是钱买得到的东西他都买得起;另外他也很有名气。这些是大多数人想要的东西,财富、权利和名气,藉此找到人生的意义,让人生活得有价值。所罗门名利双收,声名远播,连示巴女王都大老远前来朝见,想看看所罗门王的样子,看了之后也觉得名不虚传。 

所罗门说:我什么都试过了。他列出一堆他有兴趣的事,各样的事都有,他首先尝试科学,他非常用心地钻研农业畜牧,研究如何培育牛群,他下了工夫去研究,也培育出上等的牛种,但这无法满足他,虽然他对这件事有兴趣,却无法感到满足。 

接下来他钻研艺术,尝试了两种艺术,先是音乐,当然他从父亲那里遗传了对音乐的热爱,他下工夫钻研音乐和乐器,宫中有管弦乐团演奏,但是他仍然感到不满足。接下来他对建筑产生兴趣,打造出伟大的建筑物,因此很有成就感,建筑物的寿命比人长,所以玩建筑很有成就感,只是难免会出错。 

接下来他改成收集名画,他盖画廊,到各处去收集名画,花很多钱把这些名画据为己有,在画廊中走来走去,这些名画都是我的,但不久他又失去兴趣。 

接下来他尝试娱乐,那个时候没有电视,所以他找喜剧演员来宫中表演,剧团就定期进宫为他表演喜剧,他常常看得捧腹大笑,人生最重要的是能够大笑一场,各位有没有听过这句话?所罗门试过了,虽然好玩,但不久仍然失去兴趣。 

接下来他投入商业投资,在商场上积聚了大笔财富,货品买卖他相当擅长,他发现他可以赚很多钱,多到用不完,但他还是觉得不满足。 

所以接下来他尝试享乐,最常见的乐趣就是美食、美酒和美女,所罗门在这三方面都是个中好手,但是他内心仍然感到空虚,最后他去钻研哲学,买了一大堆书,想要从书上搜寻智慧,他从埃及买来了大量的书,埃及有很多智慧书,他买了各种智慧书籍,放满了整个图书馆,他研究书上所有的智慧,研究所有杰出的著作,但最后他说:著书多,没有穷尽,人读不完所有的书。 

这些事都不能够满足他,虽然带给他刺激,却不能带给他满足。要知道,做上面这些事没有什么不对,但是如果把那些事当成人生最主要的目的就会失望,那些事不能带给人生意义,现代人都需要听听这些话,不是吗?他说:我什么都试过了,全都没有意义。如果你已经找到人生的意义,就可以享受这些事,但是如果你想从这些事找到人生的意义,你会遇到一个问题,就是你会变老,年纪大了就不能再像从前那样享受这些事,也可能对那些事失去兴趣。 

这是一个停不下来的世代,一天到晚想尝试新的东西,书店中最多的书就是食谱,很多人一天到晚想尝试美食来刺激我们的味蕾,今天晚上吃泰国菜,明天晚上吃中国菜,后天晚上吃印度菜,好像家里的菜做得不够好吃,一定要用尝试新东西的刺激来满足我们,非得尝遍世界各地的美食才行,实在是很悲哀。 

很多人想用这些方法找到人生的意义,其实只要你找到人生的意义以后,就能够享受这些事,但是如果把这些事摆在第一位的话,就会感到苦恼和沮丧,你会因为这些事无法满足你而感到苦恼。 

我们其实可以看出所罗门他为什么不明白人生真正的意义,所罗门的眼光十分狭隘,他观察得太多,却明白得太少,他的眼光只局限在整幅画的一小部分而已,目光狭小,所见甚少。

所罗门的眼光狭隘受限于两方面:第一,他所见到的全是日光之下的事,他总是说:我看日光之下……。如果你的眼光都只局限在日光之下,那么你就永远无法明白人生的意义到底何在? 

我最近和师母在太阳海岸遇到了最悲哀的一群人,这些人到西班牙去度假了两周,就决定要退休去住在那里的艳阳之下,你在那里也只能晒太阳而已,难怪黄金国度幻灭,因为那样的生活不真实。我们看到的这群人,他们买下了别墅却脱不了手,又没有钱回来,一辈子就这样困在艳阳下。 

人的眼光不能放在日光之下,一定要放得更高才行,如果你只看到日光之下,就看不见人生的意义。

【本篇有一个有趣的来历,全文是用铅笔记在俄有名的彼得保罗监狱中的教诲所的壁上,教诲所是被许多狭隘而阴气的监房所区分,每间监房向着祭坛一方的窗口张着铁网,囚人只能从这网眼里可以仰视教诲所可以听得僧侣的说教,左右监房的囚人同志也不能相互窥见。狱吏极少到监房里去的。所以数十年间不知有这珍奇的手记,到了修理监房的时候,偶然被发见查验笔迹和末尾记着的时日才知这是陀氏在一千八百四十九年入狱中的时候所留记的东西。于是用玻璃把它保存起来了,然而直到近来除狱吏之外没有人见到过这篇手记,后来终于被一个锢禁在同一监狱里的政治犯弗·那罗特呢(F.Narodny)用了他的衬衣袖抄录了全文,放免之后才公于世,这样埋藏在黑暗狱房里到半世纪以上的文豪的手记现在成了世界文坛珍品之一了。——译者】

此地有一个庄严的寺院。祭坛的金银的饰物发着辉煌的光,无数的蜡烛照得像白昼一样。在祭坛的前面立着一个穿着美丽的袈裟奢华的法衣的僧侣。他是个身材魁大的伟缮夫,颊带红色,须修饰得很整齐,声调明朗,态度尊大。他的风釆,与这—切都豪奢辉煌的寺院很相均衡。

但是会众的模样,是非常的相异。大部分都是些贫乏的职人,平民,老妇人,和乞丐等。身里缠着褴褛的衣服,发散着一种特别的贫乏的臭气,脸孔里浮现着饥饿的气色,手里显示着苦劳。正是一幅贫乏悲惨的图画。

僧侣先在神圣的像前恭敬地烧了香,像有十分信心和严肃的样子开始高声地说教了。

“由基督而结识的亲爱的兄弟姊妹诸君!你们的生涯,是我们敬爱的主所赐与的,所以满足这生涯是你们的义务。然而你们对于自己的生涯满足着么?不,好像决不是如此吧!

“第一,你们对于我们应该敬爱的主及其圣徒奇迹,似乎没有十分的信仰。从你们所赚得的里面,应该捐助给神圣的教会的相当的金额似乎没有捐劲。

“第二,你们对于权力者没有服从,你们对于世界的权力者,卡伊柴尔,及其官吏,都在反抗;你们不是又在轻视法律吗?

“卡伊柴尔的东西还给卡伊柴尔,神的东西还给神,在圣书上是这样地写着。但是你们并没有这样做。你们知道这究竟将成为怎样的事?这实在是可恐怖的罪恶!我现在真正地对你们说,你们实在是被恶魔所迷,正在走入邪道。诱惑你们的灵魂的是恶魔。但是你们仍以为是自己的自由意志来驱使你们这样做的吧!那是错的,那不是你们的意志,是恶魔的意志。恶魔是在等着我们的死,他在热心地抓住你们的灵魂,等到你们的灵魂塞入地狱,永劫之苦的时候,他在地狱的火前跳舞。

“因为是如此,我们的兄弟姊妹诸君呵!我热诚地劝告你们,劝告你们逃出这非受永劫地狱之苦不可的路,现在还不迟。啊主呵!救救!”

会众听了他的说教很恐慌,他们相信了这位僧侣的谨严的话,他们都露出叹息来了。各人划了—十字,恭恭敬敬地在地板上接了吻。僧侣自己也划了十字就转了背暗暗地发笑。

僧侣正在对会众说教的时候,恰好恶魔路过这寺院的前面,他听到叫自己的名字的声音,走近开着的窗外侧耳偷听了。他看到会众在僧侣的手上接吻;看到僧侣在非常灿烂的圣像之前跪拜,把贫民们摆在那里的作为捐助给神圣的教会的金钱,急急地装入衣袋里去。恶魔勃然大怒,他等到僧侣一出教会就即刻追上他,抓住了他的法衣。

“咄!这肥胖的秃头和尚。为什么你要那样地欺骗无知的贫民们!你不知道地狱中的人们在现世很早就受着地狱之苦的事吗?这国里的权力者等,在现世那里是他的替身,你也没有觉得吗?你以地狱的话来恐吓那些贫民,但使他们受地狱之苦的,倒是你这东西呀!你自己还不知道吗?好,那么跟我来!”

恶魔抓住僧侣的衣领,高高地提在空中,走到一个工场的铸铁所里来了。一眼就看到许多工人,忙碌似地在四方奔走,在像要焦死似的温度中劳动着。喘息的沉重的空气与炎热之中,僧侣立刻不能忍耐了。他像要哭出来的样子向恶魔哀求:“走吧!快点离开这地狱吧!”“怎么样!头陀,我还要给你看许多地方哩!”恶魔再扯拉着他,领到一个农场里来了。田夫们正在用连枷打谷物,尘埃与炎暑到了不可忍耐的程度,监督手里拿着鞭,一有因疲乏与饥饿而倒的,就毫不容赦地鞭鞑。

其次僧侣被领了去的是这些劳动者的家族所住的小屋——污秽,寒冷,烟雾,恶臭的和洞一样的小屋。恶魔露着齿冷笑了,而且指摘了这些家庭的贫乏与苦劳。

“是些什么东西?你还不厌多吗?”连恶魔自身对于这样的人民也觉得可怜似的,怪不得敬虔的神的奴仆,只好开口了。他举起两手做拜的样子,“快点到那面去吧!是的,这是正真的现世地狱”。

“你看!你还要以除此之外尚有地狱的话来苦他们?肉体已被胡乱地虐杀了还不够,这回又想来虐杀魂灵。来!现在我给你看一看地狱——现在这个,是最惨酷的。”

领去看的是个监狱,在牢房的污浊的空气之中,一切的健康与精力都被夺去了的许多的人形的东西,横在床上。在那里蠢动着的恶虫,贪食着他们可怜的,裸体的,消瘦殆尽的躯体。

“把你的绸衣脱掉”恶魔呼喊了。“像这不幸的人们一样,把重的链锁枷在你的脚上。睡在这冰冶的污秽的床上看——但是你们会说还有比这更惨酷的地狱。”

“不,不,哪里的话,还有比这更可怕的到底是想像不出的。是我一生的恳求,请带我离开此地”。

“是的,这是地狱,不见得会有比这更凄惨的地狱吧!你难道没有知道吗?说什么未来的地狱来欺骗别人,但是他们在未死之先前已走入在地狱了。你没有知道这点吗?”

僧侣垂下了头,只是狼狈着,脸孔没有朝向的地方。

恶魔憎恶地笑了“好!秃头和尚,你想说在现世只要欺瞒就好了的话吧!给我走!”恶魔把他的手放了。

僧侣卷起长长的法衣的裙子,同时脚踏着空地开始跑了。

恶魔目送着僧侣的跑走,高声大笑了。

在听监狱的教诲师的说教的时候,心里浮现了这样的故事,所以今天记在这壁上。

面对无孔不入的信息垃圾,人们将何去何从?是否需要知道那么多的东西?

全世界每年出版近七十万种期刊,六十余万种新书,登记四十多万项专利,新增期刊近万种向你源源不断地输出层出不穷的新观点;九百多万个电视台、几十万个微波通讯塔、几万个雷达站、三十多万个民用电台,以及随时在增加的移动电话和终端电脑时刻提醒你注意全球任一角落发生的大事件。不止有新闻、调查、数据、分析、广告通行世界,更有预言、传言、流言与谣言招摇过市……  

上世纪初,晏阳初曾经将“免于愚昧无知的自由”视为“第五大自由”。几十年后,索尔仁尼琴还注意到另一种自由,“除了知情权以外,人也应该拥有不知情权,后者的价值要大得多。它意味着我们高尚的灵魂不必被那些废话和空谈充斥。过度的信息对于一个过着充实生活的人来说,是一种不必要的负担”。  

在此,姑且将免于倾倒信息(宣传)垃圾的自由称为“第六种自由”。二十一世纪的今天,我们的客厅不过是电视台倾倒垃圾的地方。在过去,性病广告只是贴在厕所、电线杆等“公器”上,而现在贴到了居民日日拂拭的家具上。

《一九八四》里的“老大哥联播”、“真理联播”早已令人生厌。同样令人生厌的是各类信息无孔不入。根据报道,台湾一家公司准备生产一种如厕用的RSS阅读器,通过与电脑主机相连的无线网络,将你所订阅的RSS内容打印在厕纸上供你阅读。“恭喜你,你的最后一块私人领地也被垃圾信息占据了。”

现实是,有用的信息在黑箱之中无路可寻,而无用的信息管道却像章鱼的爪子一样连接我们身体与生活的每一根神经。内心对信息的隐秘的渴望,以及信息垃圾的无孔不入,使人们在信息时代几乎无路可逃。对网络的沉迷无疑已经耗费了我们的大部分光阴,每一位“信息成瘾者”更像是信息时代的逃犯,享受信息斋戒的日子只是逃亡的日子,过不了多久,他便会听从内心的召唤,心甘情愿地被网络引渡回来。  

其实,这不过是梭罗笔下的另一种“静静的绝望的生活”。正是为了逃离这种绝望,早在1845年,梭罗带着一把借来的斧头,走进了瓦尔登湖边的青葱密林。在美国独立日的那天,开始搭盖他的湖边木屋。对于梭罗来说,这不过是一次有关生活的实验,或者说,一次有关生活的反叛。不是逃离生活,而是走向生活。  

就像今天,拔了网线,关了电视,过不被信息垃圾包围的日子。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那些发生在远在天边的大事小情,无论是一场血淋淋的自杀式袭击、绑匪的演讲,还是政治LX的亲民秀、女明星成功或者失败的隆胸术,很多都是与我们的生活毫不相干的。  

梭罗曾经这样嘲讽那个时代的新闻成瘾者:吃了午饭,还只睡了半个小时的午觉,一醒来就抬起了头,问:“有什么新闻?”好像全人类都在为他放哨。而睡了一夜之后,新闻之不可缺少,正如早饭一样重要。“请告诉我发生在这个星球之上的任何地方的任何人的新闻。”——于是他一边喝咖啡,吃面包卷,一边读报纸,知道了这天早晨的瓦奇多河上,有一个人的眼睛被挖掉了;一点不在乎他自己就生活在这个世界的深不可测的大黑洞里,自己的眼睛里早就是没有瞳仁的了。

梭罗甚至说,世界有没有邮局都无所谓。当然,这种夸张的说法并不代表梭罗具有反文明倾向——他随之而来的解释却是值得回味的。“我想,只有很少的重要消息是需要邮递的。我的一生之中,确切地说,至多只收到过一两封信是值得花费那邮资的。”而且,“我从来没有从报纸上读到什么值得纪念的新闻。如果我们读到某某人被抢了,或被谋杀或者死于非命了,或者一幢房子烧了,或一只船沉了,或一只轮船炸了,或一条母牛在西部铁路上给撞死了,或一只疯狗死了,或冬天有了一大群蚱蜢——我们不用再读别的了,有这么一条新闻就够了。

如果你掌握了原则,何必去关心那亿万的例证及其应用呢?”在梭罗看来,生活中新闻不是最重要的东西,最重要的东西相反是那些“永不衰老的事件”——就像林中漫步、晒太阳之于人的健康一样意义久远。  

为什么要席不暇暖、马不停蹄地换房子?为什么不断抱怨自家液晶电视不如墙壁宽?若干年前,当我初次走进一些法国朋友的家里时,曾经感慨他们的电视机为什么那么小。关于这一点,相信看过电影《天使爱美丽》的中国观众都有印象。后来我才知道,其实这跟欧洲人比较珍视“第六种自由”有关。他们当中许多人不仅抵制无用的信息与广告对公共领域与私人生活的侵蚀,而且时刻想着关闭电视和电脑,将自己放到海滩和阳台上,过和大自然一样自然的生活。  

马尔库塞在《单向度的人》里表示单向度的工业社会具有“极权化”倾向。当人们使用着相同的网络,阅读着相同的头条,因为相同的信息垃圾而消化不良,信息社会同样造就了无数“单向度的思想”与“标准化的人”。确切地说,不是“标准化的人”,而是“标准化的阅读器”。 

过多的信息摄入或者过度的信息依赖让我的人生不自由。不是么?打开几个网页,关掉,一天过去了。打开无数个网页,关掉,一辈子过去了。十五年来,我把一生中最宝贵的光阴都花在互联网上,花在了许多与我的人生并无关系的奇闻轶事上。

事实上,从我意识到我要守住自己的“第六种自由”时开始,我便想着做这样一个“非常艰难的决定”了:若非必要,以后一定少上网。我热爱生活,并且喜欢安静,我更想坐在阳台上读几本书,懒洋洋地过一上午,而不是坐在电脑前,与世界抱成一团。

来源:《自由在高处》

乐观的人爱说,好人有好报。悲观的人爱说,好人没好报。

你是乐观派,还是悲观派?

无论你是哪一派,都是错的。

相信好人有好报,这是没头脑的乐观;相信好人没好报,这是没心肝的悲观。

相信好人有好报,自然见谁都当好人,成为滥好人,最后一定死得很难看。

相信好人没好报,见谁都当坏人,招来无尽的攻击也是必然,最后也死得很难看。

人当然要当好人,具备罗素先生说的三要素:爱、知识与同情心。

爱与同情心,我觉得人天然就有。知识才是一生需要不停学习,不停更新的。你知道一条原则,并不是从此再无烦恼,而是需要在每天的日常中实践它,就像大厨脑子里知道怎么做菜,但每天要做出一道菜,还是得工作,有时候出现意外,还要有随机应变的本事。

好人好有报,好人没好报,这两句话的共同点就是没有知识。

怎么当好人,其实是有知识含量的。

在我看来,就是会当坏人的好人,才是一个真正的好人。

昨天说到“上等人人帮人,下等人人踩人”,有读者理解成对人品不好的,也要容忍,甚至不幸遇上暴力渣男,也要顺从。这是完全理解错了,又陷回好人有好报的胡话中了。

人帮人的意思是,我帮你,你也帮我,我们交换的是“帮”,是互相提升,是各有所得。市场里的交易就是典型的人帮人,买是帮助卖的,卖是帮助买的,双方都开心,所以市场发达的地方人人过得更好。

把人帮人理解成我帮人,那就惨了,你不帮我,你害我,暴力我,我还要帮你,这就成为滥好人,变成招渣体质,你身边再无好人,只剩下闻风而至的坏人。我不希望你成为这样的好人,这样的好人,我称之为人猪,猪养大,屠夫还要成本,人猪是父母辛苦养大,自己送给屠夫,零成本,负成本。

好人需要有当坏人的眼光、能力和勇气,才是合格的好人,不然只是好人猪。

人活着,会不停遇上坏人,这是显然的。天生邪恶者、嫉妒者、仇恨者、背信弃义者、恩将仇报者、寄生虫,比比皆是,你总碰得上几个。对这些人,你能够当坏人,才是最关键的,否则,陷在他们之中,你也没机会遇上其他好人。

坏人是善于掩饰的,发现需要过程,发现后需要应对,步骤应该是这样:

1、以好人的方式对待他人,微笑、伸出援手、帮助、分享。

2、你会得到两种反应,一是他人回报以微笑、援助和分享,二是他人回报以欺骗、寄生、伤害;前者是人帮人的上等人,继续以好人的方式对待他,后者是人踩人的下等人,要以坏人的方式对待他。

3、什么是坏人的方式?即用坏人的方法回报他,同态复仇,以眼还眼,以牙还牙。就像教育孩子所说的:坏人是可以骗的。坏人知道你不好惹,占不到便宜,自然不敢继续伤害你。

同态复仇不能机械理解,现实层面的坏人,一般都是些小坏人,嫉妒你,说你坏话,占你小便宜,你无法回以嫉妒和占小便宜,成本最低的复仇是拉黑他,连基本的礼貌也不要给他,将他彻底从你的生活中剔除。

这些步骤每操作一遍,你都可留下人帮人的好人,踢掉人踩人的坏人,你的小环境越来越好,你生活的幸福度越来越高。

所以,对好人来说,怎么学会当坏人,才是核心。

中产阶级家庭,出产创造性人才的比例是最低的。巨富阶层与赤贫阶层产出比例较高。

几年前在一著作里看到这个结论,印象深刻,这几天一直在翻找具体的数据,可惜资料不知塞哪儿了。只好先告诉你这个结论。

创造性人才,多是反常规的天才。巨富阶层,其本身发家过程已具备大勇气,大智慧,基因是一方面,家长对孩子身上反常规的天赋,不觉得刺眼。还有,有钱就有教育,他们可以聘请最好的老师,不浪费孩子的任何一点天赋。

赤贫阶层,父母能把孩子喂饱,已不容易,无余力无闲心去规训孩子,天才型的孩子,得以自由自在成长。

而中产阶级娘炮,最有可能扼杀孩子的创造性。

先解释一下,并非所有中产阶级都是娘炮,中产阶级钢炮很多。在阶层上攀爬,中产阶级是其中一层,钢炮们可以轰开中产天花板。

近几天,深圳某企业离职员工的文章,传播甚广:

此人2001年本科毕业,和老婆都是农村孩子出身,10年在深圳坂田买了一套房,月供6000元;15年在深圳关内再入手第二套房,月供17000元,70万的抵押贷款,每月再还七八千。

他11年生了儿子,16年再生女儿,老婆因此辞职顾家。

不得不说,这篇文章真是该企业最强的招聘广告:只要你一个人认真在我这儿工作,可以供两套房,养四口人,还有大十几万的企业股票。我不开你,你就享有中产阶级的好日子。

可惜本文作者的娘炮大爆发,毁了自己的好日子:

他先是拒绝公司出国工作的安排,被公司劝退。然后,找不到工作,卖房子又心疼亏几十万。即使卖房成功,也只能找个工资更低的工作,全家生活水准将下降。

主人公最后发出天问:我不努力?企业给我待遇不好?还是房价太高?

他的问题全问错了。

他文中颇有暗示企业没有人情味的语句,甚至在16年生女儿之前,加了一句“响应国家号召”——说出这种话来,人就没治了,你为国生孩子?企业欠你孩子?

他错在他是一个中产阶级娘炮,此类人有几个特征:

自视过高。分不清运气与实力,总以为话语权在自己这边。自己是企业可替代的十万分之一,他却认为自己能选择更舒服的方式,在谈判中选择自杀式攻击。

丧失危机意识。是战还是逃,是死还是活,这种危机意识,我们的祖先还在爬树时,就植入大脑,我们的大脑现在也是这么运作的,为更好的生活奋斗,每天都有些压力,这本应是人的常态,可惜,中产的安逸日子没过几天,危机意识就消失了。

这种员工,对企业来说,是毒瘤,“轻轻松松过好日子”,这种员工形象一出现蔓延,大企业就官僚化了,大家都混,企业离完蛋不远。

尊严不值钱。因为没有B计划,辞职把生活搞得很被动,这种事,换成你,有点尊严感,会哭喊吗?两套房子在手,承认损失,腾挪一下,完全没问题的。这不禁令人想起不久前骗捐的罗尔,宁愿尊严尽失,也舍不得卖掉一套房子。

有点尊严的人,不是应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吗?这次辞职傻逼了,我东山再起,牛逼回来。

煽情。娘炮的绝活就是煽情,煽情能转移焦点,把自己的错变成别人的错。“我错误离开一个收入丰厚的企业,生活陷入被动”,这样一件尴尬的小事,变成了“高房价压迫中产阶级”和“企业冷血,中产含悲”,黑白颠倒了。然后一堆没房的人同情这位两套房的人。

这种娘炮中产阶级家庭的孩子,创造性能得到培养吗?

不要同情这种人,不值得。还是多同情不得不开除他的企业吧。

第1页 共505页

最新发言